欢迎来到 - 页大圣 !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日志 > 情感美文 >

“茅奖”是这样诞生的

时间:2019-09-11 13:50 点击:
2019年7月底,来自全国各地的60名评委集中在北京西山某处,第十届茅盾文学奖评奖工作随即展开。此前,评委已经接到通知,对选送的234部...

  2019年7月底,来自全国各地的60名评委集中在北京西山某处,第十届茅盾文学奖评奖工作随即展开。此前,评委已经接到通知,对选送的234部作品进行了浏览,经过四轮讨论投票,先后遴选了80、40、30、20部备选作品。至8月12日,投票产生10部提名作品。经过三天公示,期间两次讨论,终于在8月16日揭晓,产生《牵风记》等5部获奖作品。这5部作品,有的写战争,家国天下、民族精神;有的写文化命脉、学问人生;有的写社会改革,历史变迁;有的写人间悲欢、人物命运。总体看,各有千秋,各有特色,都有大气象。

  

“茅奖”是这样诞生的

  《牵风记》封面

  徐怀中 著

  评奖揭晓后,我在回答一个记者采访时说,茅盾文学奖的评奖机制是科学的,标准是严格的,程序是严谨的,空气是民主的,评委是负责的。因此,我们评选出来的作品,也是值得信任的、众望所归的。《人世间》和《北上》,大处着眼,小处下手,通过一座城市、一条河流、一个工厂、一个家庭几十年的变迁,表现中华民族的进步,虽然也有苦难,但还是写出了人间温暖,叙事比较扎实。《应物兄》携带丰富的学养,知识面宽,文化含量深沉,既是一部长篇小说,也可以看成是一部儒学的普及读物,在小说结构方面也有新的探索。《主角》文风朴实,故事讲得细腻,着眼于底层人物的悲欢离合,同陕西作家扎实的文风一脉相承。总之,各有千秋,各有特色,不敢说是绝对的上乘之作,但是,可以说代表了自上届茅盾文学奖评选之后四年来中国长篇小说创作的最高水平,这是毋庸置疑的。

  我重点介绍军队老作家徐怀中同志的《牵风记》,作品以解放战争中千里挺进大别山为背景,从一场“牵制”战斗中剥茧抽丝,精雕细刻呈现出我军知识分子将领齐竞、冰清玉洁的女战士汪可逾、神奇战马“滩枣”等崭新的文学形象。别开生面的场景携带直击人心的故事,诠释了战争与爱情、人与战争、人与自然、人性与灵性的关系。作品突破传统拘囿,开风气先河。惜墨如金而气势恢宏,诗化的战争记忆和浪漫的美学理想交相辉映,在雄阔的战争天幕下,激扬出浩荡的生命气象,洋溢着革命战争的英雄之美、精神之美、人性之美和情感之美,为中国当代文学提供了一股强劲的清新之风。

  作为一个战争亲历者,徐怀中既是军事文学创作领域的耕耘者,也是首倡“不拘一格,八面来风”的军事文学教育家,更是一个不畏艰险的探索者。从《我们播种爱情》《无情的情人》到《西线轶事》《底色》等,每一部作品都有鲜明的个性风格,突破传统拘囿,开风气先河。大家在讨论中了解到,《牵风记》始创于1962年,徐老因为电影《无情的情人》受到批判,《牵风记》二十几万字的书稿被销毁了,半个世纪后重新捡起来写,跟初衷相比,可能有了很大的变化,但是更有诗情画意了。徐老不仅给我提供了那么多闻所未闻的新的战争体验,而且这种体验是那么深入人心,那么美好。他似乎很早就找到了军事文学创作的另一扇奥秘之门,别开蹊径,别有洞天。作为军队作家,徐怀中同志是我们中间最年长的,但是他的作品是我们中间最年轻的,他在无意中惊动、牵引了军事文学创作的惯性思维。

  很快,对《牵风记》的肯定就形成了共识。一位评委说,《牵风记》是一个老作家对于文学的致敬,我们也应该对这样矢志不渝的老作家致敬。8月7日进行第三轮投票,《牵风记》以唯一的全票进入前30,排在第一。宣布投票结果的时候,全场寂然,但是我分明听到了热烈的掌声,掌声来自心里,六十个人一起在心里欢呼。第二天讨论的时候我说,今天早晨,我见到每一张评委的脸,都感到很亲切,很多同志我不认识,但是不妨碍我们心心相印,不妨碍我们不谋而合。我认为,这不仅是对一个老作家和《牵风记》这样一部作品的致敬,也是对文学的尊重,对军事文学的理解和支持。

  从始至终,《牵风记》始终被普遍看好,8月9日以一票之缺进入前20。当时我还感觉奇怪,事后计算了一下,因为要剔除10部作品,在全部有效票减少600票的情况下,少的这一票,确实是微不足道的。8月12日下午,《牵风记》又以票数第一进入前10,我忍不住想给一位老师发一个短信“以一当十”,让他猜猜是什么,后来,还是删除了,我不能违反评审纪律。8月16日上午最终的角逐揭晓,《牵风记》以并列最高票数登榜,因为评审规则里有一项,票数相同,以出版时间为序排名,所以大家看到的是梁晓声的《人世间》排在前面。

  16日中午吃饭的时候,铁凝主席高兴地对我说,感谢军队给我们送来这么一部好作品,感谢徐怀中同志。我说,徐老不一定知道这个情况。铁凝主席说,你可以发个信息,让老人家高兴高兴。

  《牵风记》获得茅盾文学奖,确实是众望所归,它是徐怀中同志用他“颤颤巍巍的脚步,努力追随改革开放的豪迈步伐”的结果,是他老人家“尽最大的力量去完成精彩的一击”的结果。

  历经将近二十天的第十届茅盾文学奖终于落下帷幕,如果说尽善尽美,那还不是。军队作家党益民的《雪祭》和陶纯的《一座营盘》,在前几轮讨论中也是热门话题,一度票数很高,但是在最后两轮角逐中,因为种种原因先后出局,确实有遗珠之憾。除此之外,还有几部作品,如肖亦农的《穹隆》、王刚的《喀什噶尔》、卢一萍的《白山》、叶舟的《敦煌本纪》等等,我个人都是比较欣赏的,作品或以题材宏大见长,弘扬爱国主义和英雄主义精神,或以边塞生活为书写母体,书写戍边战士的胸怀境界和生活情趣,但是放在茅盾文学奖的总体格局比较,仍然缺乏竞争力。

  当了“茅奖”评委才深切地感受到,当评委和当作家、当读者是不一样的,后者可以自由发表自己的看法,可以完全根据个人喜好发表观点,但是当评委不行,评委不能仅仅站在个人的立场,而是应该站在评委的立场、评委会的立场、中国当代文学的地位和影响的立场、甚至要站在茅盾的立场,所以说,为了总体布局和结构,有些作品我明明不喜欢,还是要投它的票,因为它代表了一个方面。有些作品的某一方面,我个人非常推崇,但是为了不损害茅盾文学奖获奖作品的整体品质,也只能忍痛割爱了。茅盾文学奖的评委,要捍卫茅盾文学奖的权威性、公正性和经典性。

  这次参加评奖的评委,都是文学界和文学评论界的专家,有很高的审美判断能力和磊落的胸怀。每一轮讨论,都要发表自己的见解,要对自己提名推荐的作品进行深入的阐述,推荐的理由是什么,这部作品写了什么、怎么写的、写得怎么样,这部作品放到社会,会产生哪些积极的影响、有没有负面的影响,等等。我们的讨论,自始至终都没有离开文学谈文学,没有离开文学性评文学奖。有些时候,确实要考虑到方方面面的平衡,甚至也有妥协,但是这种平衡和妥协是在不背离“茅奖”的初衷、不背离“茅奖”的标准的前提下的平衡和妥协。当然,在讨论中,有时候也有严重分歧,甚至出现激烈争论的场面。争执不休,没关系,大家讨论,各自摆出自己的理由,最后形成共识,再投票。理屈词穷者,可以保留自己的意见,但是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投票。投票完全是个人行为。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