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页大圣 !    
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短文 > 生活常识 >

瑞芯微六成采购依赖美企存断供风险 员工倒手3%股权狂赚567万涉嫌利益输送

时间:2019-09-11 08:49 点击:
长江商报记者沈右荣高达567万元的暴利颇为蹊跷,或将是福州瑞芯微电子股份有限公司(简称瑞芯微)二次闯关IPO的实质性障碍。瑞芯微成立近20年,长期专注于大规模

长江商报记者 沈右荣

高达567万元的暴利颇为蹊跷,或将是福州瑞芯微电子股份有限公司(简称瑞芯微)二次闯关IPO的实质性障碍。

瑞芯微成立近20年,长期专注于大规模集成电路及应用方案的设计、开发和销售,是国内少数与英特尔、谷歌、三星等国际IT行业巨头均有深度合作的中国集成电路设计企业之一,其芯片产品被三星、索尼、华为、OPPO等国内外品牌厂商采用。

在集成电路争相涌入资本市场之际,瑞芯微也不甘人后,只是,上市之路走得不太顺,但公司态度坚决。

2017年7月,公司首次IPO被否不到半年,公司引进国家集成电路基金等一批闻名资本市场的外部机构。在这些资本助力下,去年,公司再次踏上IPO征程。

瑞芯微的底气来自盈利能力大幅增长。报告期(2016年至2018年),公司营业收入原地踏步,但净利润(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下同)、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简称扣非净利润)均大幅增长,去年净利润达1.92亿元,较2016年增长113.91%。

备受关注的是,瑞芯微向美国企业格罗方德采购占比逐年上升,去年接近60%,依赖程度之高不言而喻。中美经贸摩擦尚未见缓和之势,瑞芯微随时有被格罗方德卡脖子风险。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瑞芯微还存在利益输送嫌疑。一笔接近千万元的股权转让,不到2年转手,获利高达567万元,而倒手者是瑞芯微一名普通员工。

蹊跷的暴利之后,究竟存在怎么样的利益输送?

    567万元的蹊跷利益输送

频繁增资与股权转让,表象背后似乎深藏着不为人知的利益输送。

瑞芯微成立于2001年,由黄旭、励民、聂志干、吴伟暾四人合计出资100万元设立。2013年始,原本平静的股东结构被打破。

当年初,创始人之一的聂志干、吴伟暾清仓退出。具体为,聂志干将6%股权(对应出资额18万元)以1852.43万元价格转让给黄旭、将剩余6%股权(对应出资额18万元)以同样价格转让给励民。吴伟暾将2%股权(对应出资额6万元)以617.48万元价格转让给励民、将3%股权(对应出资额9万元)以926.22万元价格转让给柯晓青。后者通过受让3%股权成为瑞芯微第三大股权。

上述股权转让看似十分正常,对应每万元出资的转让价格为102.91万元。

当年底,股东之间股权转让,励民以49%的持股比超过黄旭的48%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不过,直到目前,二人为一致行动人,均为公司实际控制人。

诡异发生在2014年底。瑞芯微筹划第三次股权转让、第二次增资,黄旭、励民的持股比再次变动,分别为26.67%、53.33%。同时,新增腾兴众和、润科欣等4名股东,公司骨干员工借此持股。

而在这期间,柯晓青完成了清仓。具体为,2014年12月,他将所持3%股份以1494万元价格转让给腾兴众和,对应每万元出资额的转让价为166万元。至此,从2013年1月至2014年底,不到2年,柯晓青仅仅是出资926.22万元受让股权,就轻而易举获得了567.78万元。

柯晓青是何方神圣?根据招股书,柯晓青是瑞芯微采购物流部员工,报告期内曾任公司董事。同时,他还是员工持股平台芯翰投资的有限合伙人,出资60.38万元持股比为2.88%。员工持股平台芯翰投资持有瑞芯微3.04%股权。

一名普通员工的转手生意,其背后是否存在股权代持?既然是员工持股平台受让,为何还有溢价?这中间是否存在不为人知的利益输送?这些,招股书均未具体说明。

这一反常现象似乎被深埋。2015年7月,瑞芯微实施股改,注册资本增至1.08亿元,公司筹划A股上市,并于次年6年向证监会递交上市申请。

遗憾的是,排队一年多,公司首次IPO被发审委否决,其原因主要涉及英特尔既是客户又是竞争对手、所得税为负数、存货跌价准备计提充分性等问题。

首次IPO失败并未影响到瑞芯微上市决心。2017年底,公司一口气实施了第四、五次增资,注册资本达到3.70亿元。

第五次增资与第五次股权转让同时实施,瑞芯微迎来了一批知名豪华股东。国家集成电路基金、上海武岳峰、达晨创联、北京亦合等现身股东名单中,这些新股东中,国家集成电路基金是由国家主导的扶植国产半导体产业的一只投资基金,此前已经投资了一大批国产半导体企业。此次入股后,其持股比为7%。上海武岳峰也是知名半导体投资基金,其持股比为5.29%。此外,达晨创联、达晨晨鹰、上海科投等均知名机构跻身股东席位中,一起助力瑞芯微闯关IPO。

    高度依赖第一大供应商

瑞芯微的生存状态属于夹缝中生存,随时面临“无米之炊”风险。

作为 Fabless 型集成电路设计企业,晶圆和封装测试服务是瑞芯微采购的主要原材料。报告期,其采购的晶圆代工分别为34328片、35506片、41275片,封装测试为6246.11万颗、7316.47万颗、8687.79万颗,逐年增长。

招股书显示,报告期,瑞芯微前五大供应商主要有格罗方德、中芯国际集成电路、矽品精密、台湾积体电路、英特尔、京隆科技、华天科技等公司,2017年IPO被否后,英特尔也从前五大供应商名单中消失。这些供应商中,格罗方德稳居公司第一大供应商,中芯国际集成电路也一直是前五大供应商。

报告期,瑞芯微向前五大供应商采购金额分别为8.23亿元、7.25亿元、6.73亿元,占公司全年采购总额的91.77%、92.69%、96.65%,占比逐年上升,集中度之高可见一斑。其中,公司向格罗方德采购的金额为3.16亿元、2.93亿元、4.08亿元,占比为35.27%、37.50%、58.60%,去年向格罗方德采购的金额和占比均大幅上升。由此可见,瑞芯微的采购对格罗方德存在明显依赖。

格罗方德成立于2009年,总部位于美国,是全球知名的半导体制造企业,面向全球客户提供晶圆代工服务。中芯国际集成电路和台湾积体电路也是晶圆代工商,只是,公司向其采购的晶圆占比有点低。

对于采购晶圆代工高度依赖格罗方德,瑞芯微电子解释称,全球范围内知名集成电路晶圆代工厂数量较少,符合瑞芯微电子对技术先进性、供应稳定性和代工成本要求的代工厂商数量有限。若未来晶圆市场价格、外协加工费价格大幅上涨,或是因晶圆供货短缺、外协厂商产能不足、生产管理水平欠佳等原因影响芯片生产,将对经营业绩产生不利影响。

其实,高度依赖格罗方德的风险短期内似乎难以根除。近年来,国际贸易形势复杂,中美经贸摩擦已持续一年,作为晶圆代工的全球重要供应商,随时可能向瑞芯微断供,进而导致瑞芯微出现“无米之炊”的尴尬。毕竟,去年中兴通讯就遭遇了美国断供危机。一旦美国断供,瑞芯微不仅面临原材料采购受到冲击,且价格或将面临上涨,挤压公司利润空间。

当然,瑞芯微可以转向中芯国际集成电路采购,只是中芯国际集成电路的产能能否满足需求,也是一个问题。

目前,全球晶圆制造主要集中于台积电、三星半导体、格罗方德、中芯国际等排名前十的代工厂商。

    存货跌价损失居高问题依旧

与同行相比,瑞芯微似乎也没有十分突出亮点,这也令其二次IPO有点艰难。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